我们需要 DAO 吗?

作为一个 Web3 原生组织,DAO 与传统公司相比有几个优势。DAO 的一个显著优势是它弥补了信任的缺失。对于传统公司,需要非常信任其背后的人,而对于 DAO 他们只需要信任代码。

信任代码更容易,因为它公开透明,并且可以在发布之前进行严格普遍的测试。DAO 启动后采取的每一项行动都必须得到社区的批准,并且是完全透明和可验证的。

DAO 将所有权归还了利益相关的所有人。

这样的组织没有等级结构。但是,它仍然可以在利益相关者通过其原生 Token 控制的同时,完成预期目标和成长。缺乏层次结构意味着任何利益相关者都可以提出一个整个团队都会考虑和改进的创新想法。内部纠纷通常可以通过投票系统轻松解决,符合智能合约中的预设规则。

那么,所有的组织都适合 DAO 吗?

当然不是。技术可以尽可能去中心化,但商业模式很难去中心化。

对于社区而言,人人平权即代表没有人需要完全向社区负责,这在产品的构建中将是毁灭性的,哪怕只是一个开源社区。

DAO 本身只是一种组织形态的改变,可以为一个很酷的想法筹集资金(比如拍卖宪法副本),可以规避传统组织的一些弊端(比如慈善资金的数额和使用方向),可以更低成本的在 Web3 进行创业,但无法直接为 DAO 解决商业模式的问题。如果没有核心的主旨,完善的激励机制,有效的治理,吸引不了高质量的贡献者,那么一个 DAO 将很快销声匿迹。

对于已经在商业模式上形成惯性并取得成功的大型企业等,并不适合短期内转为 DAO。而由于具体事务和发展的需求,治理委员会 + 公会的结构得以流行,也是理想和现实的妥协。

DAO 对我们有什么用?

对于每个个体而言,DAO 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

首先,DAO 是 Web3 的组织基础,Web3 的繁荣需要大量的 DAO 作为底层,就像现代的全球经济依托于无数的公司一般。

其次,DAO 能够为组织降本增效,减低摩擦成本。如招聘,一般新人入职培训加适应期,实际消耗的时间与物质成本相对较高,而 DAO 可以广泛招募所有意向成员,并直接加入 DAO,如果体验不好随时可以退出。

最后,对于创业者而言,通过 DAO 将是最合适的创业方式。如果在 Web2 创建一个公司,我们会需要什么?了解相应的工商管理政策,通过审核注册公司,办公场地租赁,全职成员或兼职成员的招聘,工资体系的设定与税务相关问题,等等。这一切,都确切阻碍了某些 “灵光一闪” 的实现。

创业者完全可以发起自己的 DAO,吸引理念相同的人去共同完成,即使失败了也可以积累宝贵的经验,并不需要高昂的代价,比如复杂的公司注销流程。

DAO,有希望打破 Web2 的 “内卷” 困境

以下,我们将从创作者经济的角度来看,DAO 为何能促进协作,达成共赢。

在 Web2 中,竞争 > 协作,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 PVP(类比为玩家对战)。

比如,在海外版抖音 TikTok 的母公司收入为 34B 美元,而创作者获得数百万浏览量只能从 TikTok 的创作者激励中赚取 70 美元 Web2 平台中,创作者获得的回报和实际创造的价值并不相等,用户和创作者都被平台 “绑架” 了。

而创作者想要获得更多的收益,就要加入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以吸引广大用户的注意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注意力经济”、“眼球经济”。

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 “内卷” 起来,“审丑”、“黑红也是红” 等都是其副产品。

在 Web3 中,协作 > 竞争,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 PVE(类比为玩家打 “电脑”,即 “人机”)。

创作者们形成 DAO。创作者、粉丝和社区成员可以通过在拥有一部分主权的同时帮助发展网络来分享 DAO 的收益。

在像 DAO 这样的协作环境中,创作者能够在其他创作者和他们的粉丝之间调整激励措施,而预期的激励收益也并不是 DAO 的唯一吸引力,但它是突出加入 DAO 潜在价值的最简单方法。

和 Web3 相比,Web2 的平台拥有最多的 “权力” 与资源,用户的数据和创作者生产的内容,都被平台紧紧的抓在手里,更多的价值被平台获取。而 Web3 中,数据归属于个人,创作者获得收益的方式不再局限于从平台的激励金中获取。

创作者和粉丝都在推动着 DAO 的增长,而粉丝和创作者都能从预设的激励措施中得到应有的收益,分享 DAO 的红利。

BitDAO 国库资产

传统时代的人估计很难想象,一群投资者会将量级达到 20 亿美元的巨额资产,交给一个没有公司实体的 DAO,他们或许会迷惑,会怀疑,但最终会接受,乃至加入。

对于 Web2 的人们来说,目前正处于 DAO 的早期红利阶段,大可以通过 DAO 募集资金来创业,在理财计划中将投资 DAO 作为一个选项,建立一个流量变现的粉丝社区,或者是招募志同道合的人。百无禁忌。

DAO 的浪潮,才刚刚开始。

作者 E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