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和朋友在讨论,为什么DAO的发展看上去不如DeFi或是NFT迅猛,DAO近半年的声势一直有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目前无论是投资机构,Web3的项目方还是一些个人,都热衷于创建DAO,参与DAO,即便暂时不能在DAO中快速获得真实的经济激励。

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我认为是,DAO的浪潮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革命,而更像是一种思想运动,技术革命是迅猛的,而思想运动则是循序渐进的。

年轻人都“卷”不动了

对于北上广深的年轻人而言,前途是灰暗无光的。996已成为了一种生活状态,高昂的房价,复杂的职场关系,与付出不成正比的薪酬,不断地消磨着年轻人的意志。

即便是对于高级知识分子而言,也是一样。已经逐渐固化的资本及社会结构,使得年轻人的机会越来越少,外人看来的“卷”,其实更多的是年轻人的无奈和主动“麻痹”自我的方式。

价值需要被认可

前段时间遇到一个旅居在大理的艺术家,目前他的工作是帮助NFT的项目方制作原画,他认为,NFT的浪潮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理想”和“面包”是可以兼得的。

自由的工作时间和被人认可价值这两件事情,让他感觉到非常的幸福。

现在很多人参与到DAO中,其实是想获得一种认同感,并在一个组织中发现自我的价值。

DAO是一个公平的世界,通过公开透明的评价体系,每个人都能在DAO中找到一种归属感,而不是“我今年努力了,老板又换车了”。

“小布尔乔亚“们无处可去

”小布尔乔亚“指的是新兴的小资产阶级,在中国一般指的是在”高端中产阶级“环境下长大的新一批的年轻人。这些人一般都有海外教育背景或多年的海外旅居史,且没有充分的社会阅历,这是一批理想主义的人。

我接触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的“理想”与他们所面对的现实有着巨大的鸿沟,一方面他们的能力不足以在西方世界立足,另一方面,他们排斥与鄙夷国内的体制与现状。

于是,他们投身进了Web3的温柔乡。

这些人同时也被称之为“数字流民”,他们在Web3的发展与DAO的演化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是“理想主义”,“有点钱”又比较“闲”的人,在DAO没有形成真正的体系化之前,这些人的参与使得DAO能够走过早期的“黑暗”。

Web3需要体制革命

从Web3的概念诞生至今,WEB3始终不能完成去中心化这一基础愿景。之前几乎所有的Web3项目都还是中心化的,中心化的投资机构,中心化的经济模型,中心化的项目团队,中心化的社区治理。

这样的现状,让很多人开始对WEB3失望,WEB3也逐渐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噱头”和“割韭菜的工具”。

Web3的理想固然没错,但如果用Web2的模式来运行,就会变成一种不伦不类的东西。

因此,Web3后续的发展需要从底层来改变,而这个改变就是DAO化。DAO化要足够彻底,根本在与思想的转变,而非“师夷长技以制夷”式的改变。

DAO思潮的核心

靠制度,而非靠权力

目前大部分的DAO的核心工作都是在设计一个去中心化的治理制度,同时保障权利的分散与组织间协同的高效。

这固然需要大量的技术底层创新,例如DID,Social Graph,SBT等。但更本质的是DAO的治理应当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是通过链上的规则,而非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的权利来管理,是可以突破现实世界的限制的。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WEB3身份,根据DAO的制度来工作的时候,一个新的社会协作体系就建立起来了。

与世界接轨

DAO思潮的另一个核心在与世界接轨,DAO应当是无国界的。一方面是因为DAO本身不受制于地域性的法规(DAO本身的合约就是法规)与经济限制(数字货币很难收到监管)另一方面是DAO进行国际化之后能够获得更大的用户群体(Web3在中国只有不到10%的用户)。

此外,与世界接轨之后,也能保证技术与思想的先进性,闭门造车总有一天会落后的。

时间与空间上的自由

对于DAO而言,其本质还在于人本身。DAO是一群具有相同目标与理想的人组成的结合体。除了经济激励之外,最吸引人参与DAO的便是时间与空间上的自由。

DAO的参与者可以在任何时间与地点工作。DAO是没有打卡上班的,你可以在你感觉到状态不错的时候进行工作,也可以在任何地点工作。在DAO中你的贡献是根据你的成果决定的,而不太考虑“形式主义”与“人情世故”。

为自己工作

DAO的绝大部分成员并不只是领取一个工资,DAO中的核心贡献者可以获得Token激励,这样的激励类似于传统的股权/期权。可以说DAO的成员都可以享受到DAO未来发展的红利,这样的制度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尤其有吸引力。

不确定性的收益比确定性的收益更加吸引有梦想的人。

作者 Ele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